• 返回: 大医凌然

    第525章 谈话

        急诊科的急诊大厅人来人往。

        长条状的咨询台里,护士不停的接电话和回答问题,以至于三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。

        大厅正中不停的有行车路过,伴随着“让一让”,“麻烦”的,是或木然或焦虑或流泪的家属。

        史强的父亲和大姑,此时就坐在抢救室门外的椅子上,双眼木然。

        抢救室与手术室是联通的,并且不对家属开放。史强的父亲和大姑就只能枯坐在外面发呆。

        在他们身后,透过厚重的落地窗,能够看到健壮的松柏。

        夏日的柏树,颜色深绿油亮,粗壮的枝叶横生,像是吃了能壮肢的药品似的,又黑又硬,略显狰狞。

        松柏的地面湿润,是浇了一个早上的水的结果。

        环绕在柏树周围的小绿植们,软软绵绵的,一副似乎能够承受松柏的强硬,又似乎不能承受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不少患者和家属,都喜欢看着窗外的绿地发呆。

        急诊中心的空气都溢满了焦灼,只要不看它们,看哪里都是舒服的。

        左慈典从写着“抢救通道”的门口出来,再重新关上门,向两边看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一群病人家属都起身围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史强的家属在吗?”左慈典喊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四周并没有人回应。

        左慈典也不着急,他做过很多次类似的工作了,他等待了十多秒钟,再喊:“史强的家属在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大哥,是喊我们的。”大姑这下子确定了,赶紧站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史强的父亲也茫然的抬起头来。

        从儿子受伤到急救车送到云医,做父亲的始终都是热血上脑的状态,以至于不能很好的搞明白眼下状况。随着儿子送入手术室,肾上腺素降了下去,做父亲的终于有些清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或者说,是更加的茫然了。

        “医生?”他往前走了几步,到左慈典跟前,再道:“我是史强的父亲,史强现在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还没开始做手术呢。”左慈典的表情严肃,没有丝毫的笑意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笑容能让病人家属轻松一些,心情放松一些。但是,此时此刻,病人家属并不应该轻松,也不应该心情放松的。

        史强的父亲和大姑,都被中年住院医左慈典给震慑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们钱已经都交上了,怎么还不给做手术?”史强的父亲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。

        左慈典却是一眼就瞅到了。

    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,左慈典想好的谈话思路,已然发生了变化。

        “你儿子的食指伤势太重,已经不具备再植的条件了。除非采用其他手段,否则的话,我们的建议就是截肢了。”左慈典的语气郑重,又道:“你必须尽快决定,里面的手术拖延不得。手指的再植,等待时间越长,后期越难长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截截肢?”史强的父亲再次慌了神。

        左慈典点点头,并用右手在左手的食指处比划着,道:“爆炸的威力很大,史强的手指简单来讲,就是被炸碎了一部分,其他三根手指还可以重新接起来,食指炸掉的太多了,接出来不仅没有功能,外形也不好看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回去找。”史强的父亲像是找到了目标似的,一下子精神起来,道:“臭史强玩爆竹的地方我知道,大夫你说要找什么样的东西,我保证给你找回来。”

        “炸碎的部分,并不仅仅是丢失了的,还包括炸成焦炭的”左慈典的声音变的轻柔起来,并解释了一番再植的情况和原理。

        对方听的浑身难受。

        大姑这时候思忖着,道:“刚才说除非用别的手段,别的手段是啥手段?”

        左慈典的表情变的迟疑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医生,医生,您帮帮忙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。”男人一把抓住左慈典的衣袖,他不敢抓胳膊,害怕引的医生生意。

        左慈典皱皱眉,表情更加迟疑了。

        “医生,帮帮忙吧,想想办法,我们实在是孩子不能缺个手指啊,那不是一辈子都毁了!”史贵的大姑更加惊慌。村子里的男孩子

    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新术式,也就是一个新技术,但是比较复杂,所以通常都是不采用的。”左慈典说着给介绍了异位寄养,罢了又道:“这个等于要做两遍手术,费用贵不说,一期手术与二期手术之间的护理也非常的辛苦。你们得看住孩子,让他不能乱动寄养的位置。另外,还得疏导孩子的心理”

        左慈典这么一说,两名家长又明显的退缩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,我们考虑一下”大姑扯着男人的胳膊。

        “给你们几分钟时间考虑。”左慈典说完,道:“这个要我去给主任专门打电话的,你们要是不想做的话,我们里面就准备给截肢了。”

        左慈典说着又拿出几份文件让他们签字。

        他也不担心对方选择截肢。

        寄养本来就是王海洋提出的设想而已。到最后,人家病人家属若是确实不愿意做,那也没有必要强迫。

        至少,就左慈典的观点来看,异位寄养等于要求更高的医药费,以及家属更多的时间投入,这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拿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王海洋主任虽说可以减免部分的开销,但是,对于没有医保,或者医保质量不高的孩子来说,负担依旧是非常重的。镇卫生院出身的左慈典,相当明白几万块钱,对于很多乡镇和农村家庭的价值。

        年收入10万元的家庭,若是不慎炸断了手指,那不管是一万元的断指再植,还是数万元的异位寄养,都会想尽办法的做手术的。但就左慈典看来,史强的家庭条件,显然还达不到这个水准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在左慈典看来,能有异位寄养的机会,最明智的选择还是抓住。

        现在谈放弃也许简单,但是,24个小时之后,再想保住手指,再想让其他人不注意到自己缺损的手指,那就难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做手术。”男人没敢讨论太久,打了两个电话以后,毅然决然的来到了左慈典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愿意做手术的话,就再去交钱。”左慈典严肃脸着,又问:“你们经济上有没有困难?”

        “还行”男人有些心虚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医院有政策,可以给部分病人免除部分的医药费,具体能不能免除,你们要申请一下。”左慈典说话滴水不漏,收获了一箩筐的感谢之后,才回到手术室。

        当此时,凌然和王海洋主任,已经开始做起了其他手指。

        三名实习生,也难得抓到了机会,全神贯注的参与着,他们都即将面临找工作或分配的问题,能多参与几次手术,将会更有利于他们脱颖而出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正常的实习生,到了实习结束,没有做过手术的都大有人在。

        参与断指再植,乃至于异位寄养的实习生,真真是走在了人群的前列。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