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大医凌然

    第635章 发挥余热

        邀请病人来看手术?这样的操作,就算王安志做了这么久的医生,也是很少见到。

        国内的医生,通常更喜欢和病人家属讨论具体的病情,而非是跟病人本人,生怕将病人给吓死掉。至于说手术操作,尤其是病人即将面临的手术操作,更是不能让病人看了。

        王安志亦是为难的皱眉:“杜院士自己是原发性的肝癌,确诊了吗?来看手术,合适吗?”

        祝同益抬着下巴,缓了口气,道:“老杜和我年纪差不多的,比我还大两岁吧,性子比我更倔的多,要不是说到可以让他看手术,而且是提到凌然,老杜是准备放弃不做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也太不同寻常了,没有在医务系统中呆过的人,你让他看血淋淋的手术场面,吓都要吓坏的,更别说,让人想一下自己躺在手术台上的情景,让我想,我都觉得不舒服。”王安志说的有点啰嗦,他是真的不想让病人去看手术的,看的好了又如何?看的不好了全是麻烦。

        老实说,王安志现在都有点羡慕凌然了。做医生的,要想打出名气来,是很需要战绩的,这一点,与军人其实是别无二致的。

        一支部队训练的再好,没有一次辉煌的战例,就是没办法说服人。相反,一支部队不管表面上看起来如何懒散,但人家只要主导了一次经典战役,得到一次辉煌战果,那再吹牛的时候,谁都不得不翘起大拇指,说个服字。

        比起战场上厮杀的军人,医生对战果的要求就更具体了。

        完成多少多少例的某术式算是战绩,给某某名人做了手术,同样是战绩。后者就好像是一次战役中的知名战斗似的,总能得到更多的眼球和赞赏。

        王安志到是想将杜院士的手术给拉到手里,如果杜院士的手术是六院来做的话,那他肯定也会想办法满足对方的要求的。

        但是,祝同益显然是准备让凌然做此手术的,王安志的积极性就差多了。

        祝同益也知道王安志的想法,并不强迫,只笑笑:“等你见了人,咱们再说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再说。”王安志轻笑。

        他是不准备再出面了。院士虽然是个很漂亮的头衔,但毕竟不是职务,京华六院与地质研究所也没什么交集,王安志下午随意的找个什么理由,说去开会也就开会去了。

        下午。

        祝同益果然将杜院士给带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王安志果然在电话里回复:“太不巧了,我下午还有个会,实在是走不开身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是真的有个会,不过,对他这个级别的医生来说,要找个会开,真的是太容易不过了。高阶医生的社会职务之多,比大学里的高阶教授只多不少,王安志的头衔随便列列,二十七八个轻而易举,还不计算一些凭空得到的无用头衔。

        祝同益笑眯眯的说了两句场面话,就将电话给挂了。

        云利公司的医药代表麦莼笑呵呵的捧场:“祝院士有点老顽童的心态哦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,怎么讲?”祝同益还是很愿意跟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聊天的,不为别的,就是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聊天更开心,炫耀起来,都更有劲。

        麦莼的素颜底子普普通通,但在认认真真的化妆了以后,还是能有六七分的。在云利改组之后,一路顺风顺水做下来的麦莼,自信心越来越强,此时就带着调侃,大胆的道:“祝院士明显是在逗人吧,今天光是院士就来了这么多位,王院长要是知道的话,肯定要过来打个招呼的。您怎么不在电话里说一下呢?”

        最后一句,就是麦莼卖萌了,给人家祝院士一个机会,吹一下自己。

        祝院士果然接招,笑眯眯的道:“他也没问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哎呀,我就说,祝院士你像个老顽童。”麦莼掩嘴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祝院士笑的乐开了怀,仿佛年轻了十岁似的,脸上的皱纹都消失了许多,不像是70多岁的老头,反而像是个……60多岁的老头似的。

        “他要自己想得到嘛。”祝院士摸摸下巴,像是捋了捋不存在的胡子似的,浑身释放着智将的气息:“老杜多好的人,一下子得病了,说不治不治了,又跑过来看手术,大家能不关心一下吗?再说了,这里是他的地盘嘛,有的人是给他报信的。”

        正说话间,祝院士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看看。”祝院士得意的向麦莼摆了摆:“我就说,他有自己的耳报神的嘛。”

        “祝院士厉害!”麦莼立刻给予直接的夸赞,一点都不隐晦。

        周围的医生眼观鼻鼻观心,主要是看惯了。

        不长时间,王安志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,见到祝院士,半真半假的埋怨:“祝院士你竟然给我埋雷,您老有意见就直接说好了,我还能不听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比较幽默,工程院里,熟悉我的都知道。”祝院士说着向麦莼活泼的眨眨眼。

        王安志无可奈何的叹口气,心道,您这哪里是幽默啊。

        但是,祝院士都把工程院的牌子亮出来了,王安志还真的无力反驳。成为工程院院士,可以说是一个医生的至高荣誉了,王安志还是需要给予尊重的。

        “杜院士,是哪位?”王安志不敢跟祝院士纠结下去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给你叫。”祝同益说着,向左看看,向右看看,又向后看看,然后再向右招招手:“老杜!”

        一名面色凝重的圆脸老头,从左面走了过来:“这边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嘿,你这一得肝癌,我都嗅不准你了。”祝同益乐呵呵的。

        “残酷。”圆脸老头哼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得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六院的王院长。”祝同益再回头说:“老杜,人是个好人,就是脾气倔。”

        王安志连忙伸手弯腰:“王安志,现在是副院长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好,这次麻烦你们了。”圆脸的老杜并没有聊天的兴致。

        王安志嘿嘿的笑两声:“要说麻烦,确实是有些麻烦的情况。杜院士,您是因为担心手术效果,所以想要参观手术吗?其实,我们现在的外科手术的技巧,已经提升很多了,而且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凌然是哪一个。”杜院士明显没有要听下去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刚叫了,马上就来。”祝同益话音刚落,就见前方一阵骚动。

        徐稳毫不意外的道:“看来是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接着,就见凌然在多名护士的簇拥下,出现在了会客室内。

        “哦……怪不得。”杜院士的眼神却是好的,老远就看清楚了凌然的脸。

        “祝院士,王院长,徐医生……”凌然云点头的同时,做了点名问候,算是符合社会礼仪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位是杜院士。”祝同益介绍。

        杜院士颔首,开宗明义的道:“凌医生,我的肝癌让你开刀的话,能再活几年?”

        凌然看看杜院士浑身紧绷,咄咄逼人的样子,有些奇怪的道:“原发性肺癌无转移的话,再多四五年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。”

        不像是普通的医生那样,总是担心给病人说多了,导致病人和家属回来找补,凌然向来是给出自己的专业判断的,并不增加或减少人情的部分。

        祝同益在旁咳咳了两声,也来不及阻止了。

        杜院士技愣了一下,他之前也是咨询过医生的,敢给出这么肯定答复的,一个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杜院士不由看了祝同益一眼,却是笑了出来:“果然是个不一样的医生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。”祝同益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再问一个问题。”杜院士沉吟了两秒钟,道:“我听说凌医生你在开展一个特殊的肝癌手术的项目,为我做手术,对你的项目成功,会有帮助吗?”

        凌然不解的道:“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就算是区区残躯,也希望能发挥点余热。”杜院士微笑:“如果给我做手术,能对你的项目有帮助,对医学发展有点贡献,死掉了,也不算是浪费了。生老病死,帝王也不得免哦。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祝院士和王院士不禁陷入了沉默,麦莼更是瞬间泪目。

        凌然感受到了四周围,凝重的气氛,却是有些奇怪的道:“你活下来,对项目也会有帮助的。”

        正在泪目中的麦莼,顿时进退维谷。

        眼泪,有些后继乏力啊。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