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山海横流

    第三三四章 风诡云谲

        一听对方直接自承是段酋迁,朱璃虎眸一亮,一言不发,就突然迈步而出。

        站在朱璃背后的周然,察觉到了他的动作,突然伸出手来,想要拉住他,却显然慢了一步;他也没想到,朱璃一听对方自承是段酋迁,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冲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朱璃神情淡然,犹如闲庭漫步,虎眸盈然,直视着段无道;径直绕开邋遢小娘,以及她手中的段不仁,就这么光明正大地,向着对方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小院中那聚拢得,水泄不通的蛮兵,似乎失去了他们应有的威慑力;这一刻,段无道的府邸,好像无形中,就变成了朱璃的自家后院.......

        小院本无风,随着朱璃的动作,突然有风骤起,初徐徐、渐强劲。

        朱璃突然的举动,不但惊住了周然,也同样惊呆了邋遢小娘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看在邋遢小娘和周然的眼中,淡然走出的朱璃,大有“虽千万人,而吾往矣”的态势。

        那一往无前凛然,那漠视天下的气概,就是后世的影帝级大佬,都绝对演绎不出朱璃现在的神遂。

        望着那位长身如虎、夭矫如龙般的青年,直愣愣地盯着自己,旁若无人地走上前来,段无道不知为什么,突然感受到一阵毫无来由的心悸。
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让他非常惶恐,这并不是他第一感受到这种惊悸,似乎每感受一次,都预示着不幸将临。

        同样的感觉,他在十九年前,就感受过一次。

        当时的段无道,还是安南节度使段酋迁的麾下,交趾的那场大战之前,他就产生过这种心悸般的感觉;果然,就在那次大战中,段酋迁兵败被杀,段无道也险些死于乱军之中。

        当他九死一生地逃回南诏后,由于长得酷似段酋迁,就和当时的郑买嗣一拍即合,才有了如今的段酋迁。

        就在今夜,面对着这个陌生的青年,这种感觉又来了,难道他段无道,因段酋迁而富贵、也要因段酋迁而丧命吗?

        不知为何,对上那位青年,他突然迸发出这种莫名奇妙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小院之中,不知何时,风狂猛、光暗淡。

        那狂猛的风力,吹得满院的火把几近熄灭,天地之间,突然晦暗不明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让他靠近,弓箭手,放箭。”周围的景象,让段无道立刻意识到了不妙。

        身行风动、天地契然,这是传说中的高手,才能具备的声势啊,怎么可能会在一个青年的身上,显现出来了呢?

        段无道不明白,却也知道厉害,立刻就迫不及待地下令放箭;他要在这个青年,尚未靠近军阵之前,就将对方射死在途中。

        朱璃走的不快,倒是让段无道的命令,顺利地传达了下去,而无数的弓箭手,听到命令后,就毫不犹豫地松开弓弦,放飞了羽箭。

        随着“崩、崩、崩.......”的松弦之声,放眼望去,就见漫天箭矢,密密麻麻,犹如黄蜂临巢、又似星斗满天。

        铺天盖地的羽箭,犹如一道道诡异的幽光,刺破空间,密如暴雨一般地、向着朱璃攒射而来。

        南方的天,即便金秋十月,也并不是十分寒冷。

        可是看到漫天羽箭,形若闪电一般地攒射向朱璃的时候,周然,突

        然就感觉到全身一寒、冷汗满身;而控制着段不仁的邋遢小娘,望着这骇然的一幕,同样全身一颤,骇然莫名。

        在他们的认知中,即便是绝世高手,也不敢强闯军阵,铺天盖地的羽箭攒射,太可怕了。

        漫天羽箭,连绵不绝、持续不断,即便你是精钢铸造、铁石打就的身躯,也经不起密集持续的激射。

        二人尽皆双眸圆瞪、满脸悚然地望向,漫天箭雨下的那道身影,两颗心,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。

        面对着这种情况,朱璃根本躲避不了;更何况,他的身后还有邋遢小娘、以及周然二人,他就更不能躲了。

        人的秉性,大多数都是天生的。

        天生敦厚、性格刚直的朱璃,即便心智未复,也不会将危险带给别人。

        无论是形势、还是秉性,朱璃都将不会躲,既然不躲,他又该怎么应付呢?

        就在无数箭矢,迅疾无比的射向朱璃之际,那萦绕在朱璃身边、以及天地之间的狂风,突然就变得更加疯狂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半个呼吸都不到,朱璃身边的狂风,就突然化作肆虐天地、席卷一切的飓风,飓风掠过之处,就连小院中的无数花草,都被连根拔起,继而卷上了高空。

        飓风之中,一脸淡然的朱璃,携裹着肆虐天地、摧毁一切的飓风,依然不紧不慢地走向段无道。

        这悚然的一幕,看呆了无数人。

        段无道惊呆了,这位向他走来的青年,还是人吗,这简直就是飓风魔王啊!

        郑买嗣惊呆了,文官出身的他,望向朱璃的眼神,犹如凡夫俗子,望见魔王经天一般,除了震撼,就是无与伦比的恐慌。

        邋遢小娘惊呆了,朱璃身上的气势,她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,那个人就是她的师尊,成炼师。

        成炼师何许人也?

        龙鹄山有三宫九教,除了龙鹄宮,还有崇真宫和天庆宮,而成炼师,就是崇真宫的大宫主。

        成炼师修道至今,早已不知多少春秋了。

        可朱璃才多大,他现在展示出来的气势和风范,竟然丝毫不下于成炼师,邋遢小娘,又岂能不震惊呢。

        箭雨倾天、迅疾如电;飓风扶摇、接天狂啸。

        二者毫无意外地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,无数羽箭一接触到肆虐的飓风,立刻被绞断、吹起,继而卷入其中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若是白天,如果有人站在远处望去,就会发现,一股上接苍穹、下连大地的飓风,在大军将的府邸上空,不断地盘旋、肆虐着。

        无数的花草、箭羽、还有其他杂物,夹杂进其中,却丝毫影响不了飓风,愈发疯狂的态势。

        风袭折箭,一往无前;管你漫天箭雨,还是旌麾十万,朱璃一风在控,挡着披靡。

        就在邋遢小娘和周然,在为朱璃神乎其技地破除了箭雨,而感到震撼莫名之际,一道银光突然煊赫而起。

        伴随着“仓啷”一声,长刀出鞘,朱璃出手了。

        长刀如银,银光突兀,瞬间照亮九天十地,斩开无尽的黑暗。

        银光极亮,犹如漫漫漆夜中,那一抹划破黎明前的晨曦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刺眼的银光,让小院中的众人,突然闭起了双眸,放眼尽是白茫茫的一片,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

        ,银幕袭天,撕破空间,迅疾绝伦地斩向前方。

        那个方向,正是段无道的立身之处。

        长刀睥睨、一往无前,骇得段无道睚眦欲裂,这个时候,他终于明悟到,惊悸之感,是从何而来的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长身如虎、夭矫如龙一般的青年,竟然是传说中的高手,看其携风冲锋,一往无前的态势,段无道就觉得,对方简直比传说中魔鬼更可怕。

        生死一瞬、千钧一发。

        段无道残虐不仁的本性,终于彰显无遗,只见他顺手一抓,就将一道身影抓在了手中,看都不看对方是谁,就猛地将其投向了落天刀幕。

        同一时间,只听“仓啷”一声,段无道身为绝世猛将,立刻悍然拔刀,以攻对攻,悍然向着撕天裂地般的银光,对砍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噗”

        “啊”

        血花飞溅,血雨漫天。

        那位被段无道投掷而出的人,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,就被落天银幕,毫无阻碍地劈成了两半,迸溅的血花,四溅而出,只给人留下一抹难忘的冷艳。

        “当”

        “噗通”

        血雨未落,利器相撞,还有一道重物坠地的声音,夹杂其中;显然正是那位,被段无道投去挡刀的倒霉蛋,终于横尸当场、砸落在地了。

        天地一颤、飓风肆虐。

        澎湃的飓风,犹如大潮来临前的骇浪一般,顷刻之间,就掀飞了无数道的人影,小院之中,立刻爆发出喧嚣冲天的哀嚎声,那都是蛮人勇士的惨叫。

        而和朱璃硬拼一记的段无道,更加凄惨,朱璃的巨力,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。

        长刀掠天、银幕未尽之际,就有一道黑影,好似被迸飞的石屑一般,倒射飞出,

        悍然一刀,不但凌空斩杀一人,朱璃还将段无道给震得飙射而出。

        一影掠空、手舞足蹈,那飞掠在空中的身影,赫然正是段无道;这个时候,正是趁你病、要你命的最佳时机。

        朱璃正要追杀而去,了结了这个所谓的“段酋迁”时,突然就听到背后,有剑轻吟,悍然刺向一个,他最不希望感应到的方位。

        以身融天,大道自然,周围的任何声息,都逃不开朱璃的感应,更何况,还是兵器刺空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如果朱璃感觉得没错的话,利剑刺击的方位,正是周然所立的方位,周然有危险!

        正准备乘胜追击的朱璃,心下一凛,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他立刻地放弃了追杀段无道,同一时间,身化闪电,立刻倒射而回,悍然地撞向声音发出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现在的朱璃,距离周然早已拉开了一段不短的距离,虽然他果断窜回,却已经来不及挥刀,去荡开那把刺向周然的长剑,唯一能做的,只有伸开左手,直接抓向剑尖。

        “噗哧”

        利器破肉的声音,再次响起,一道血溅喷薄而出。

        时间,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,摩天接地的飓风,瞬间散去;周围的火把恢复了映照,再次将小院照得亮如白昼。

        厢房的门口,周然和邋遢小娘,愣愣地长大了嘴巴,眼珠子都差点凸露了出来,他们不敢相信,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。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